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故事

河南法院院长父女被杀案疑儿子被管太严所致

时间:2019-02-03 00:25:14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河南法院院长父女被杀案:疑儿子被管太严所致

拉警戒线的地方就是高家居住的15号楼。高天峰居住在荣华小区一栋复式二层楼,三户人家各有独院。荣华小区一名业主供图

惨案就发生在这个小区。荣华小区一名业主供图

凶手作案时,姐姐为了保护他,把他反锁在屋里

他在漯河某高中读书,姐姐陪读

姐姐管得严,据说这就是杀人动机

漯河某高中团委书记称“学校受到极大震动”

12日凌晨,鹿邑县法院原院长高天峰和女儿在家遇害。昨天,案情有了进展,此案竟是儿子雇凶杀人。

初步调查,高天峰的儿子在漯河市某高中上学,由姐姐陪读。由于姐姐陪读期间管理严格,他雇用两名友将自己的父亲和姐姐杀害。

郑州晚报 张玉东

首席 徐富盈

[1][2][3]下一页1

两人被抓,还有一人在逃

昨天,新华社在稿子中说,13日从周口市公安局获悉,12日凌晨在家中遇害的周口市鹿邑县法院原院长高天峰,系被儿子雇凶杀害。同时遇害的还有高天峰的女儿。

命案发生在12日2时许,案发现场位于周口市区建安路荣华小区15号楼。

监控录像显示,12日2时16分,两名体态较瘦的青年男子翻墙进入高天峰家中,两人均戴帽子,各拿一个包裹。随后高天峰的邻居听到有异样的声音,报了警。行凶者作案后翻墙而逃,现场留下血迹。

被害人高天峰今年49岁,项城人,此前曾担任鹿邑县人民法院院长、党组书记,现为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。另一名被害人是其女儿,年龄20岁左右。

目前,3名犯罪嫌疑人中,2名已经抓获,另有1人在逃。抓获的2名犯罪嫌疑人,一人为高天峰的儿子。

据初步调查,高天峰的儿子就读于河南省漯河市某高中,由姐姐陪读。由于姐姐陪读期间管理严格,高天峰的儿子遂雇用两名友将自己的父亲和姐姐杀害。

2

邻居:小区的人一直在讨论这个事

他为何雇凶杀害父亲和姐姐,是什么矛盾导致这个家庭发生如此悲剧?

带着诸多疑问,郑州晚报通过朋友与荣华小区一名业主取得联系,高天峰家就在这名业主家旁边。

该业主说,这两天小区的人一直在讨论这件事。小区里住的有做生意的,也有政府部门公职人员,邻里之间走得比较近,有的人知道一些内情。不过,他和高天峰接触得并不多,很少碰面。

他知道,高天峰以前是周口市商水县大武乡的书记,后来参加副处级考试考上了鹿邑法院院长。

2010年11月15日,《周口视窗》刊发一篇文章,报道了“鹿邑县法院开通的消息”,其中有高天峰的简历,证实了这个消息。

高天峰,男,生于1964年10月29日,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,大学本科学历,河南项城市人。

1984年8月~1992年1月任商水县委组织部秘书、组织员等职。

前一页[1][2][3]下一页1992年2月~1993年4月任商水县农场场长,党委副书记。

1993年5月~1996年2月任商水县委综治办主任。

1996年3月~1998年5月任商水县巴村镇镇长。

1998年6月~2003年6月任商水县大武乡党委书记。

2003年6月~2012年4月任鹿邑县人民法院院长、党组书记。

3

为保护他,姐姐把他反锁到屋里

这名业主说:“高天峰家里养有两只狗,一只是藏獒,那天晚上,他家的狗有段时间一直‘嗷嗷’叫,藏獒叫得异常凶。我们小区后墙上放的花盆‘哗哗’响,后来才知道是歹徒翻墙发出的声音,当晚是邻居报的警。听说是他儿子雇了两个人作案,一个姓张,一个姓吴,一个南京的,一个登封武校的,还有一个没抓住,被雇的俩人可能是师徒关系。案发当天凌晨一两点,高天峰的儿子曾打了两个外地号码,警方这才怀疑是他雇凶杀人。”

高天峰的儿子为何会雇凶杀害家人?

他说:“小区里有好几个小孩一样大,那个是高天峰的儿子我还真分不清,不过他的孩子回家不多,一直在外地上学。大家也都在分析原因,父亲干过院长,家境肯定不会差,而且又是男孩,我们这里还是比较传统的,对男孩特别疼一些。听说是这个孩子该高考了,家里管得严,他姐专门在漯河陪他读书,应该和孩子压力太大有关吧,反正小区里的人都这么说。”

这名业主说了一个细节:“让人痛心的是,凶手去他们家作案时,我听说姐姐为了保护弟弟,把他反锁在屋里,可见姐姐是很疼弟弟的。还有就是,小区保安就一个老人,晚上也不巡视,出了事保安根本没有应急能力。”

昨天,一家媒体报道说,高天峰的儿子叫高炜晟,他联系吴强、张葵来到家中,将父亲高天峰和姐姐高玮艺(28岁待业)杀害。在高炜晟的指引下,吴强、张葵将家中现金等财物卷走,伪造入室抢劫杀人现场。高炜晟、张葵现已被刑事拘留,吴强仍在追捕中。

4

项城有头有脸家庭的学生好多在漯河读高中

昨日中午,郑州晚报与漯河市教育局联系,询问高天峰的儿子在那所学校上学,得到答复“不太清楚”。

联系上漯河高中的一位负责人,这位负责人也支支吾吾地说“不太清楚这件事”,既不说是他们学校的学生,也没说不是。

与熟悉的一名漯河高中老师说,漯河的几家高中都接到消息,要求校方控制消息,一是怕影响学生的学习,因为马上要高考了,二是一旦传出去,也会影响学校的招生。

这名老师说,漯河有两个学校招收外地学生多,一所是漯河高中,也就是原漯河一高;另一所学校是漯河五高。漯河的高中教学水平相对较高,这两所学校,招收周口的学生也多。“项城有头有脸家庭的高中学生,占周口在漯河学生的比例比较大。”

漯河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警说:“在逃的嫌疑人早上还一直通着,可能是看到上的报道,立即关机。”

5

“这个事就像不低于五级的地震,太吓人了”

昨天,漯河几个高中因此事受到极大震动。

一所高中的团委书记说:“如果说汶川的地震是八级地震,这个学生雇凶杀害父亲和姐姐,像一个不低于五级的地震,太吓人了。”

这位团委书记说,中国的教育模式应该从这件事上反思一下了,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?现在的学生太可怜了,压力太大。平民家庭的学生压力大,富二代或官二代人家的孩子压力可能更大,他们对的孩子要求可以说更高。前一页[1][2][3]

东莞市金属烟盒厂家
童装泳衣价格
雅乐互娱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RSS订阅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