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体育

在大苗山捡垃圾的北大博士

2018-11-05 09:41:06

在大苗山“捡垃圾”的北大博士

他是“80后”北大博士,现在是苗山深处的一名驻村干部;他的专业是生化与分子生物学,而现在的主业却是“捡垃圾”……身份落差大、专业不对口、环境条件艰苦,但这些没有消磨他干事创业的决心。他叫王锋,广西壮族自治区科技厅派驻融水苗族自治县香粉乡大方村的“美丽广西”乡村建设工作队员。两年来,他扎根深山苗寨,从北大博士变成了村民的贴心人,一系列创新和经验从小山村推广开来。

博士“捡垃圾”破解“垃圾围村”

2013年5月,以改善农村的生产生活环境为主要内容的“美丽广西·清洁乡村”活动在广西展开,八万机关干部入乡驻村,开展清洁乡村工作。2011年从北京大学毕业来到广西的王锋是其中一员。

融水县香粉乡大方村是广西北部山区的一个苗族村寨,从南宁到大方村,需要先坐5个半小时的火车,再坐1个多小时班车。有时甚至需要冒险坐“黑车”。初到村里,休息时床塌了,蚊虫在身上叮了无数个包,被子衣服充满浓浓的霉味……条件之艰苦,超乎想象。工作如何干起?如何能让自己所学在偏远山区发挥作用?初到山乡,虽满怀着干出一番事业的心,却还是感到手足无措。

“北大博士到山里捡垃圾?”在这个只飞出过几只“金凤凰”的村寨,人们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王锋。

从湖南农村走出来的王锋,努力找到农村环境差的症结所在:山区农村垃圾成分杂乱,难以找到合适的处理方式。王锋一边和农民捡垃圾、运垃圾、烧垃圾,一边查阅文献资料,学习国内外垃圾处理的先进方法。

他发现,农村垃圾处理有其特殊性:厨余垃圾和建筑垃圾在农民日常生活中会被自然处理,而其它垃圾则可分为可燃烧垃圾和不可燃烧垃圾,可燃垃圾需统一焚烧,不可燃烧垃圾应该回收处理。

王锋拿出自己在校时的钻研精神,在仔细研究欧美日等国垃圾分类处理方式后,他设计出一整套垃圾分类、回收、运输、处理机制。以自然屯为单位,从农户层面进行垃圾分类,将垃圾限度将垃圾在自然屯内处理,其余垃圾再收集后统一处理,形成了“户分类-屯收集-屯运输-屯村分级处理”的处理模式。

这一模式实现了大部分垃圾在自然屯内处理,减轻对运输的依赖,符合山区农村交通不便实际。这一模式在大方村龙拱屯试验成功,被称为“龙拱模式”,在广西得到推广。

“农村环境治理关键在于发动群众,尤其在于贫穷的山区,没有足够的资金投入,只能靠发动各个层面的群众,从源头减少垃圾。”王锋说。

“北大博士就是不一样,干事情总能想到我们想不到的办法。”村委会主任张勇对王锋刮目相看,佩服他的钻研劲头,支持他在村里的工作。

攻坚农村垃圾处理难题出发明

“龙拱模式”关键在于屯级垃圾池,王锋考察了多地的垃圾池,发现各地的垃圾池各有优劣,他决心修建更加适合山区的垃圾池。

经过他和村干部半年的研究和反复修改,“大方牌多功能垃圾池”诞生。这一垃圾池采用农村土灶的燃烧原理,安装有钢筋炉桥,垃圾进去之后容易晾干、焚烧,造价还远低于同类产品。

“在这个垃圾池上花的心血,比装修自己的房子还要多。一开始外界并不认可,批评和质疑较多,我们根据意见反复修改,终得到了大家的认可。”王锋说。这一垃圾池以其突出的优点很快在融水县推广,目前正在申报专利。

王锋发现,废旧玻璃瓶烧不烂、埋不腐、收集困难,是农村垃圾处理的难题。为破解这一难题,王锋走访县、乡废品收购站,还向拾荒者取经。

经过一番波折,王锋与南宁一家玻璃公司取得联系,这家公司需要大量废旧玻璃瓶。大方村修建了储存量达30吨的废旧玻璃瓶集中点,分类堆放有色、无色和建筑玻璃。同时,由科技厅提供经费,大方村通过每公斤废旧玻璃瓶给予0.1元补贴的方式,引导群众将玻璃瓶运送到集中点。

“集中+补贴”的机制,解决了农村废旧玻璃瓶问题。融水县投入近100万元修建基础设施,在全县各乡镇推广大方村的废旧玻璃处理模式。

在一点一滴探索中,王锋从处理垃圾中找到了成就感,也逐渐获得干部群众的认可。当地群众发现,这个北大博士还真有本事,干活扎实、平易近人、思路灵活。

王锋还在村里各村屯成立了11个“清洁卫生儿童团”,把村里的小朋友变成义务保洁员。他从南宁选购了水枪、望远镜、遥控飞机等玩具,把孩子们召集起来,引导他们参与清洁乡村活动。他还给孩子们开展知识讲座,带着他们一起做游戏,俨然一个“孩子王”。

“有一天我还没起床,就听见有小朋友的吵闹声,他们早早过来问我今天要不要搞卫生,还叫我去看他们昨天的成果!”说起“儿童团”,王锋满脸都是笑容。他特意邀请北京大学的老师和同学到村里与孩子们交流,给他们发放书籍和北大纪念品,鼓励他们努力学习。

深挖“穷根”帮扶苗寨发展

龙拱屯有一家便利店,店主董润娇将村民种植的云雾茶、香菇、草珊瑚、木茸等特产进行简单包装,冠以“大方牌”对外销售。董润娇告诉,这都是得益于王锋的指点。

上个月,王锋带着董润娇等5个村民外出考察,发现当地的土特产非常受城里人欢迎。于是,董润娇想到把山里的土特产包装销售。王锋让村里的年轻人注册一个淘宝店,努力把苗寨的原生态“大方牌”系列产品卖到全国。

“‘仓廪实而知礼节’,农民只有富裕起来了,才能够有更多的心思、更多的经费去做清洁卫生。”王锋认为,要让清洁乡村的成果保持下去,必须要让农民群众富起来。

为此,王锋启动了“希望种子”计划,“小规模,多品种”发展种养项目,采用引导的方式让农民发展产业。经引导,村里涌现了红心猕猴桃、百合、苗家香米等种植合作社,以及黑香猪、竹鼠、林下鸡等养殖合作社。

大方村成立了“屯理事会”,各自然屯选举5位有威望、有能力、有热情的村民作为理事会成员,统筹负责各屯的清洁卫生工作。王锋带着理事会申报的小额基础建设项目争取各界支持,目前已争取到政府拨款100多万元、企业捐赠水泥300吨、社会捐款近10万元,解决了大方村道路硬化、球场建设等问题。

为帮助贫困大学生渡过难关,王锋设立“大方励志奖学金”,主要通过朋友圈发布倡议募集资金。朋友、同事纷纷支持,北大老师、领导甚至两院院士都慷慨解囊,短短三天就募集到7万多元。2014年底举行了期奖学金颁发仪式,发放2.51万元。

王锋经常辗转奔走于山里山外,到南宁、柳州等地为村子建设“化缘”,带领村民外出学习取经。山区道路险峻崎岖、弯急坡陡,事故频发。4月1日,他经历了第三次车祸,虽无大碍,但每次都惊心动魄。王锋淡然地说:“有这些小插曲,基层经历才更加丰满啊!”

水泥路通到各家各户、篮球场即将建成、月季三角梅竞相开放、村民清洁卫生习惯养成……两年的挂职期即将结束,而今的大方村,处处旧貌换新颜。获悉王锋挂职即将结束,很多群众都在送别会上流泪了,依依不舍之情溢于言表,真诚朴实的话语让王锋也湿了眼眶。

采访时,七十多岁的村民王秀芬颤巍巍地走过来,将一张红纸叠成信封塞到王锋手里。皱巴巴的信纸上是一首苗寨乡亲自创山歌,歌词流露着群众对王锋的感激之情:感谢党的好领导,爱民如子为民谋;水泥公路家家到,美满生活楼上楼;水泥球场建得好,领导为民操大劳;村民活跃得锻炼,人口素质更提高……

郑州押车贷款
净化工程
仿真绿化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